隨著拜登 (Joe Biden) 宣布在美國總統大選中獲勝,人民幣進一步升值,在本週一的匯價更達到了 28 個月來的新高。不過,分析師認為,儘管拜登勝選對人民幣有利,但是「川普效應」可能持續更久,並對人民幣帶來影響。

瑞穗銀行 (Mizuho Bank) 經濟與策略主管 Vishnu Varathan 在報告中表示:「表面上,離岸人民幣升值的反應表明,川普的勝選被視為對中國不利,而拜登勝選則是帶來了某種程度的穩定和喘息。」

Varathan 指出,美國總統川普採取了單邊主義、零和博弈的行動方式,帶來了更多的對立和不可預測性。雖然拜登對中國所構成的地緣政治和科技威脅也令人擔憂,但是拜登可能會採取基於規範之下與多邊主義的方式。

儘管如此,有部分分析師表示,人民幣的前景並非純粹是由拜登勝選的樂觀情緒所帶動,還包括眾多因素,包括地緣政治動機、美元疲軟和中國經濟等。

澳盛銀行研究中心 (ANZ Research) 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 Raymond Yeung 則是提出了「川普效應」(Trump effect) 的觀點。他表示,川普政府已經向中國傳授了一堂經濟安全的課,對中國來說,相關的擔憂不僅包括為華為的晶片供應問題,還包括一些實體在美元為主的金融系統中進行交易的能力。

分析師表示,中國一直在尋求減少對美元的依賴以進行風險管理,但許多公司的債務以美元計價,使他們極易遭受美元的衝擊。中國當局也在近期逐漸減少了對美債的購買,並推動以人民幣結算的貿易和跨境交易方式。

報導中也指出,人民幣的強勢也將取決於美元疲軟,而美元的表現在過去幾個月中走弱。不過 Varathan 也預期,美國總統大選帶來的不確定性和動盪持續存在,美元作為一種避險貨幣仍可能會逆轉向上。

以上資料來源:鉅亨網

https://news.cnyes.com/news/id/4542700?exp=a